围巾

一個畫畫的。

最近没什么时间画画呢。

如何看待家长无法理解动漫和抑郁症

隔壁老澜:

在这个被“伦理” “道德” “哲学”所束缚的世界,任何一点的“异类”都会被归咎为非主流的规格中,大众思想引导着绵羊一般的群体。他们的领袖——领头羊,或者是牧羊犬,他们的思想决定着一切。


当他们提倡我们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时候,我们会欣然接受,因为这并没有对“异类”造成实锤性的伤害,“异类”们并非也全部整个身心沉溺在了二次元中,他们的身在三次。


心在哪里,这是无法管束的。


我的亲人只在意金钱,甚至可以同意抄袭,挤压,诬陷,任何这些,在任何的道理上,都属于非正义一方的思想。


老一辈的时代代沟让他们的思想偏向了“利益”的一方,就像是我曾经提出的唐七抄袭事件,我的亲人语重深长的对我说。


“看看人家看看你,你就不知道抄抄?她因为抄袭得了钱,有了钱,还有什么不行的?”
呵呵。


的确,二次元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实际生活中的,利益。我们也只是把它当成爱好,或是信仰,就像你们信基督教道教佛教似的,宗教自由,快乐养生。


曾经有一个被迫因为学业放弃二次的女孩,她是我的挚友,我再清楚不过的,她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然她红着眼操着悲哀的泣腔对我说,“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在这个“异类”的圈子里,普遍年龄十几岁的人,无力的,顺从的,听取领头羊或牧羊犬“建议”的人。


在他们眼里,世界充满了,恶意与针对性的指责,众人的怀疑不屑的目光凝成长箭,硬生生将美丽的梦刺碎。


愿天下太平。


闻止北:



#自己的一些观点,欢迎指点补充#





首先,这是一个需要双方都冷静下来的事。




身为家长,要抱着单纯的了解事物的心态看这篇文章;




而身为年轻人,我希望能理解家长出于关心的本意。








第一个,家长所处的年代不同,他们那个年代是一个拘束的年代,人们都不能大声说出自己“喜欢”和“渴望”的爱好,反而引以为耻,以内敛朴素为美。




在一个女孩子和男孩子多说几句话都是“不要脸”的时代,古板的思想多多少少都会存在。





而现在,飞速发展的年代使得年轻人和家长的代沟是有史以来几乎最严重的一代——家长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们的孩子会喜欢那些花里胡哨不知所谓的东西。




家长还贯彻着“稳重保守”的思想,抱着一颗中庸之道的心。




然后头疼的发现自己的孩子可能比同龄人更加“小众一点”,更加“内向一点”。




——喜欢动漫,和抑郁症。






他们面对自己的孩子天真的以为:那都是外界的“邪门歪道”,只要我把孩子“教育好了”,让他“痛改前非”再不喜欢动漫,不喜欢二次元,我就成功了。




还有什么抑郁症,这不是精神病吗?






——【这才是当下家长和孩子都痛苦不堪的原因。】





家长觉得孩子难管,爱好小众又难以理解,自作主张的把自己放在救世主的位置想要拯救自己的孩子。




而抑郁症偏见,几乎成了所有家长都存在的问题,认为只是暂时的心情不好。




更有过分者,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变态】【装病】【不像正常人】。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①关于动漫,二次元





二次元,意思是“二维”,引申为在纸面或屏幕等平面上呈现的动画、游戏等作品中的角色。




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只是一些喜欢看动漫的年轻人而已。






误会很大的一个是,家长们会觉得自己的孩子“还看动漫,不成熟”。我的天哪,亲爱的家长们,动漫业现在是一个平均年龄20-45岁的产业,动漫严格意义来讲只是影视作品的一个分支,同样需要年龄和阅历才能看懂。




现在市面上的《熊出没》等等,属于【子供向】动画片,就是供给小孩子看的。不能等同。





何来歧视?不能理解而已。




这只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爱好,为何一定要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只是因为自己不能理解吗?那为什么不去理解新事物呢?





怕孩子的爱好小众、没有同伴吗?




现在有许多90后、00后接触过二次元文化,或者深爱二次元,不比那些喜欢收集球鞋、喜欢古典乐的人多吗?没有贬低其他爱好的意思,只是讨论这个受众面积。





有些偏激的家长曾经和我说,我家孩子是看了动漫才成绩不好的,是看了动漫才得抑郁症的。





如果看看动漫就会成绩滑落,那他干别的事也是一样;相反,如果他成绩还可以,看多少都不会出问题。








动漫,真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爱好。





为何要以言语来怀疑、斥骂他们呢?






可能家长会说了,我们吵架起来,气上头了都是气话,不作数的。我们也不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儿子闺女不是正常人,是变态神经病。





人人都说气话不能听,可是您的一句无心的重话,可能就导致了又一个未成年人的自我否定,有些孩子甚至会迷失在抑郁症的反复挣扎里。





在这个成长阶段,他们需要的是爱与支持,不是新旧观念的激烈碰撞。




何不心平气和的接受自己孩子的爱好,成为孩子最坚实的后盾?




他们可能不需要你们做什么,非要你们上网去搜索相关资料,然后违心的说完全理解。




只要能让自己孩子高高兴兴的和同龄人炫耀你们的爱与支持——




我的父母很开明,永远站在我的身后。









②关于抑郁症




不得不承认,爱好动漫的人群的确存在更多的抑郁症,原因参考上一条。




至于抑郁症,抱歉,全国接诊了那么多抑郁症患者,没有一个人的病因是“喜欢动漫二次元才会得病。”




世界对于抑郁症患病原因认定是:遗传、HPA轴、细胞因子、性激素、神经营养因子。






那就把这二者合并的说一下,再单独的讲一下抑郁症。我个人建议在心理方面最好找专业的心理辅导,肯定比我专业,也能更加说服你的父母。






有很多比我小一些的小伙伴跑来和我讲,自己的父母偏见非常非常大,完全不愿意理解自己的爱好。




甚至自己因为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呵斥导致抑郁症了、父母都认为是动漫的错。




父母还觉得:是夸大吗?仅仅只是不理解他们而已,我的孩子会这么痛苦吗?






在这里,我可能要说一句家长们可能不爱听的话。




【如果一个未成年人成天处在“否定”“排斥”“不理解”的环境下生活,尤其是来自于最亲密的家人,您觉得他/她离崩溃还有多远呢?】




家长痛苦,孩子只会比您更痛苦。




他们未成年阶段的三观建立和人格树立都来自于家长,无条件的模仿家长的一言一行。




如果来自家长的,长时间的深刻的否认和不理解、足够让任何一个孩子因此一蹶不振。




可能一些家长仍旧以为,抑郁症只是一种矫情的产物,一场心情的事故。






  真相并非如此。





南京脑科医院抑郁症专科负责人姚志剑教授——随着现代医学对抑郁症研究的深入,我们可以发现,在面对同样的问题时,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会作出与健康人不同的反应。






抑郁症是一种存在大脑结构和功能改变的疾病。




我们不能再把这当做一种矫情,也不要盲目希望通过自我调节来好转,正视问题、规范治疗,才能给予孩子真正的帮助。




社会可能有一部分人不能理解这个病,但是家长得先理解、不羞于提及。不然会给孩子传递一种错误的信息“我的父母觉得这个病很丢人”。




或者不能理解者,无谓的让孩子“想开点”。




一个人腿截肢了,你告诉他多跑步就没事,可能吗?






大忌中的大忌——千万不要觉得这是什么心情不好的小事,抑郁症的死亡率仅次于癌症。




重度抑郁症的死亡率是15%,这是多少不被理解的人的尸体堆起来的数字啊。




请温柔的对待患有抑郁症的孩子,他们也在努力的活下去,努力的爱着你们。







没有家长不爱孩子




没有孩子不爱家长。






③一些总结





如果您的孩子喜欢动漫,喜欢二次元。




如果您的孩子患有抑郁症。




或者是,两者都有——






多理解,多支持。爱与温柔。





与其说是,《如何看待家长不能理解动漫和抑郁症》。




不如说是,如何让家长正确看待这个光速发展的时代,如何让家长正确看待这个世代下的小部分孩子。






他们,真的没什么不一样。










作者:闻止北。





一个曾经苦于不知道如何和父母解释这些的,挣扎着刚刚迈入成年的人。




我曾经就在想,为什么没有一篇文章可以恰如其分的解释二次元,偏见,抑郁症。可能是我没有看见,但我曾经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现在自己想拙劣的写一些东西。




如果这篇文章能让同样深陷偏见的人,能有拿出手的第三方解释、让哪怕一个家长放下偏见,我就觉得我很成功了。




部分数据有参考《行为心理学》《羊皮卷》《世界大趋势,中国大趋势》


收到了 @²⁰¹⁶ 的明信片!感謝!直男拍照請不要介意。
順便祝太太元宵節快樂!

soy所伊:

soy教你“描图吸色”
(对联写不来就临摹了百度上的)

市川春子2016エンタメWeek訪談翻譯

五八:

※ 2016年1月10日公開的訪談。雖然有點歷史了,但裡面還是有些挺有趣的細節,就拿來翻了ヽ(●´∀`●)ノ


※ 含有動畫進度雷,請斟酌閱讀


※ 原文網址







---





- 在「人類」與「並非人類的活物」間的戲劇性是您一直以來都在作品中表現的,因此我對於您選擇以「寶石」作為新系列的主要題幹相當訝異。您一直以來對寶石都很感興趣嗎?


市川春子(以下簡稱市川):並不是的,我並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對寶石很熟悉。如果要討論一切的起點,我的高中是間佛教學校。不過直到入學前我都完全不知情。


- 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入學的感覺如何?


市川:在開學那天,我在教室找到了一個小盒子,大概是一本小書的尺寸。封面寫著「入學禮物」,邊思索著裡面是什麼,我邊打開了它。裡頭裝著一些佛珠。在朝會時,我們都會讀佛經。


- 想必相當令人驚訝吧。


市川:即使是上課,我曾想像在普通高中大家會學習「倫理」相關的知識,但在這裡,我們有近三年將親鸞(註1)視為佛教的一部份而學習。在這些課程中,透過佛教教典,我認識到了「無量壽經」(註2)的概念。其中一行寫著「西方極樂淨土由寶石鋪飾而成」。顯然在他們的認知中,西方極樂世界是由寶石點綴的。


- 您能夠更詳細一點敘述這件事嗎?


市川:「無量壽」指無法被測量的、無限的光。在教導佛教理論根源的同時,它也談論到西方極樂淨土是多麽地華美與莊嚴。


由於在高中時一直研究著這些經文,我不免開始思索,即使在一切都能獲得救贖的「天堂」中,寶石終究只是種裝飾品。


- 那確實是非常市川春子風格的靈感呢。您比起人類更為同情寶石們,並為他們感到遺憾,是這樣沒錯嗎?


市川:是沒有到遺憾的層次,不過我認為即使有著佛陀的力量,要拯救所有事物仍然十分困難呢。當然,我確實認為教典中出現的寶石是一種隱喻。在當時的印度,寶石是最有價值的物品,因此也等同僧侶的美德,大概是這樣的一種形象。它或許是用來廣為向大眾展示「極樂淨土是以寶石構成的完美之處」這樣的概念吧。


- 但透過一字一句地接收這樣的知識,「寶石之國」的創作靈感也就此誕生了。


市川:我曾想過,極樂世界中有沒有一個地方是能獲取這些寶石的。根據佛經,它們似乎是自然形成的,但如果有一個關於佛神們狩獵寶石並將它們作為裝飾品的故事……貌似會相當有趣。 




- 這個打從高中起的靈感為何會被您採用為第一部長篇連載作品?


市川:其實在出道前,我在自己的網站上有以這個概念創作過漫畫了。第一話大約有5、6頁長,加上後面幾話,總共有20多頁。後來我以「蟲之歌」出道,因此我遠離了這個世界好一陣子。我那時候想,如果未來會有長篇連載,就打算繼續這個故事。



- 在畫了20多頁後,您認為這個故事充滿了有趣的點子嗎?


市川:一開始在畫這20幾頁時,甚至是現在,我都不知道故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有點像是我被未知的感覺吸引住了。




- 在「寶石之國」中,寶石們成為角色,並以與自身性格、特性有關的戰鬥技巧擊敗「月人」。不過除此之外,角色也會進行一種像是女子宿舍、女孩話題的漫才(註3)表演。很高興能看見緊湊戰鬥與較為輕鬆的日常之間的緩衝。


市川:首先,我知道不是我所有的讀者都會對礦物感興趣(笑)。我也認為,為了要表現故事中更嚴肅的部分,需要藉由搞笑橋段來調濟,否則整體讀起來會相當困難。


輕鬆聊天很常出現,也隨著我持續創作而愈來愈有趣。現在我甚至覺得每一話只要有一點認真的對話就夠了。




- 在以探究礦物的眼光審視各種寶石的特徵時,它們很自然地就化為角色的一部分了嗎?


市川:是的。為了簡化理解,硬度愈高的戰鬥能力也愈高。因此,以鑽石屬來說,它們身為寶石之王,自然也是最強的。



- 主角「磷葉石」是怎麼樣的寶石呢?


市川:小磷是稀有寶石之首。



- 像是貴金屬那樣嗎?


市川:貴金屬是金屬礦物,因此它們對於經濟上有巨大的助益,但除此之外,也有極其少量產生的礦物,這造就了它們的罕見性;它們的美麗使它們具有高價值。藍錐礦與紅綠柱石也是這類礦物的例子。在這些稀有礦物中,磷葉石有著特別美麗的色澤。


然而,由於硬度太低,磷葉石其實不配作為一種寶石。它非常容易碎裂。「漂亮但不適合作為寶石」,這種矛盾感對我而言非常有魅力。



- 罕見但沒用。這是磷葉石的笨拙與傻勁誕生的源頭嗎?


市川:最初小磷不是那麼笨的。個性設定是基於笨一點會使故事更容易進行所以作出的決定。另外,因為作品中的世界相當殘酷,如果主角不夠強悍會更加艱困。



- 辰砂是會在戰鬥中釋放致命液體的一位角色。他只在大家沉睡時工作,認為自己對於其他人是一種滋擾。擁有孤獨靈魂的辰砂,這樣的角色是如何成形的呢?


市川:辰砂是根據該種礦物釋放水銀的獨特性質設計出來的。「美麗但危險」是我的概念。我也認為這樣的懸殊也會在畫面上表現時會更加優秀。



- 這些寶石曾是「人類」的一部分。在第二集中揭露的這點十分震懾人心。故事也是從那正式啟航,是嗎?


市川:「寶石之國」的世界是這顆星球的後續,背景也設定在未來。我本來是一直藏著這點的,不過在與編輯討論過後,我們決定一點一滴地揭露這個資訊。 




- 透過將寶石化為角色並賦予它們生命,您有想要藉此表達的主題嗎?


市川:石頭與我們的時間觀截然不同。你可以說它們是永生的;鑽石光要成形就需要花數百萬年的時間。活出長久時光的寶石們「會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呢?」,是我在創作時常思考的一件事。



- 從那又延伸出「那麼人類又如何呢?」。您創作漫畫是希望能更加充分地理解這世界以及人類嗎?


市川:這確實是我創作的一個主要原因。究竟是什麼使我們之所以為人?即使不是全面的,我也想要抓住這個秘密。 




- 現在,我希望能問一些關於您自身的事情。您現居北海道,但您是在千葉出生的,對嗎?


市川:是的。當我還小時,我住在一塊空地旁邊,因此我會花上許多時間在那裡挖寶,並想著會不會找到稀有的花卉與蝴蝶。


因為想離開關東地區,所以我前往北海道就讀大學。我對北海道並沒有特別的執著,但那裡的自然景色美得驚人,進而影響了我的繪畫風格。




- 在畢業後,您進入平面設計公司工作。在那之後,您藉由「蟲之歌」拿下週刊Afternoon的四季賞大賞。是什麼因素使您進入這一行?


市川:設計工作受客戶要求所限制。即使這點本身相當有趣,我想試著自己打造一份作品,包含企劃、編輯、排版等過程。我想一手包辦。我想盡力而為並把自己所有的靈感都傾注於其中。籠統地說,我認為如果有任何一種職業能讓我這麼做,那肯定是漫畫了。我第一部正式的漫畫就是「蟲之歌」。如果它不成功我就打算放棄,因此那是個一翻兩瞪眼的關頭。



- 在出道後您宣佈過將會花一年左右的時間在短篇集上。而目前您在這部長篇作品以一個月一話的更高節奏進行著。


市川:閒暇時,我喜歡在北海道旅遊。我有個從海邊或河川撿石頭的嗜好。像是「啊,這肯定是個漢堡石。」



- 是的,我能想像找到一塊漢堡形狀石頭的樣子(笑)


市川:噢不,比你想像中更像漢堡的石頭多得是。我把它們帶回家、做分類、收藏起來,然後偶爾將它們拿出來欣賞一下。對於礦物來說,稀有度、形狀、色澤美麗程度都會是重點,但對於石頭來說,喜歡大於其他任何因素。我最近開始…你知道「ShuiShi」嗎?



- ShuiShi
?是指哪兩個字呢?


市川:水(Shui)跟石(Shi),水石。你常會在壁龕或花園看到排列好的石頭。它們是為了要重現像是山丘或水流的外貌。我一直在尋找有著漂亮弧線的石頭。我會將那些石頭暴露在水下;石頭的外表就會隨著它而變形。我就會邊觀察那些石頭邊對它們幻想。水石是一個令人驚艷的世界,但被稱為名品的石頭更是格外驚人。在火災時,後醍醐天皇因它的重要性而被拯救確實為其增加了一種獨特的氛圍。 




- 所以您目前也正在這麼做嗎?


市川:目前我開始從河川中蒐集石頭並培育它們。我現在手上有的大概這麼大(以雙手稍微擺了個10公分長的尺寸)


這是有規定的。石頭本身不能被重塑。你必須要注視著石頭並在思緒中幻想它的一切。如果這顆石頭是顆星球;如果我就住在上面的話……



- 我想我現在非常清楚您如何每天運用想像力來觀看大自然了(笑)。即使只有一次,我也想從您的雙眼中觀看世界。在現實生活中,您是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又是如何享受它的呢?


市川:我非常喜歡「未知」這個詞。有時,在參考書籍中會看到「細節尚待發現」。我的想像力在閱讀這類詞彙時運作得最棒。人類如此努力地研究與思考,但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我認為在這類的思考中存在著價值,因此我也想參與其中。



- 但當「不知道」一件事時,您不會感到焦躁嗎?


市川:那就是有趣的點。有時我的心臟會跳得很快、我可能會顫抖;我習慣注重在讓人感到不安的事上。我喜歡追溯自己感覺的源頭,並抱著像是「為什麼這讓我感到不安?」或「為什麼我覺得這很恐怖?」等等的疑問。我也試著在自己的漫畫中注入這類不安的元素。 




- 描繪這樣焦慮情緒的要點為何呢?


市川:極端地說,即使連水平線有點傾斜都會讓我緊張。當繪製這種焦慮感時,比起注重構圖上的呈現,更是接近,我想,一種感覺。如果我的畫面不僅是傳遞訊息,更是囊括了一種特定情緒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漫畫作為媒介,利用故事與圖像訴說、表達是需要有其意義的。 




- 在「寶石之國」中,來襲的敵人四處都被擊敗;他們不是為了自身利益或讓世界更好而戰鬥。因此,主角群迎來了「為什麼我們需要戰鬥?」的疑惑。


市川:是的。 




- 在這個前提之下,小磷這位主角具有十份充足的目的性:「我想要幫忙所有人」。深信著每個人都具有自己的職位,小磷透過一次次的試煉及錯誤,持之以恆地尋找著自己的定位。我感覺到小磷與人類的靈魂似乎有幾分相似。您與小磷的靈魂又是相連的呢?


市川:我一直以來都認為讓人類之所以是人類的關鍵就是在於「工作」的能力上。沒有了工作,沒有了能夠有助於社會的自我,就很難找到生存意義。除非你真的很厲害(笑)。



- 人們邊生存邊透過工作證明自己對社會有用。


市川:是的。大部份我認識的人都常抱怨自己的工作,但他們還是會好好地完成它。我覺得不光是為了錢,還有希望被承認、被認同的渴望。我創作這部漫畫也是極力想發掘這到底是真是假。



- 所以您認為這可能不是理由?


市川:是的。我也覺得如果只是活著也不錯。除非想要過上好日子,否則如果只是要單純活著的話,透過工作累加的聲望與財富都不是絕對必要的。我想要透過「工作」的主題探討,到底是什麼使人之所以為人。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 主角小磷也有另一個動機,就是希望拯救獨自居住、遠離大家的辰砂。我認為這樣的願望與您先前的作品主題完美地嵌和在一起。


市川:幫助他人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表達支持、提供他們協助或許都只能階段性地讓他們振作,但透過將生活狀態反轉而拯救他人大概是沒人能做到的事吧。



- 是的呢。


市川:那麼,救贖究竟為何?最真性情的人能夠拯救另外一個人嗎?但人類不知為何,總是無法放開想成為他人支柱的神秘動力。我總是覺得這十分神秘。因為很神秘,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 




- 因此為了要追尋這問題的答案,您只能繼續創作「寶石之國」嗎?


市川:沒錯。



- 呼應到前面幾題,是這樣的「未知」增添了有趣感嗎?


市川: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存在,我認為這是應當高興的事。光是想到還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我就想繼續活下去。


目前我的感受或許不是有趣或好玩,反而是感到不安、有點害怕、甚至是令人瑟瑟發抖的。但我認為,能夠體會這些情緒正是娛樂產業最棒的一件事。






註1:親鸞,日本鎌倉時代初期僧侶。曾名范宴、綽空、善信、愚禿親鸞。諡號「見真大師」。淨土真宗之祖師。


註2:無量壽經,淨土宗的基本經典之一,為「淨土五經一論」中的一經,淨土宗的大部分修行方法均可在該經中找到理論依據。


註3:漫才,大多由兩人組合演出,一人擔任較滑稽的裝傻角色(ボケ)負責耍笨,另一人則擔任較嚴肅的找碴角色(ツッコミ)負責吐槽,兩人藉由彼此的互動去講述笑話。 



終於改好了。就算是動畫二期賀圖吧。

一些摸鱼,p678凹凸。画的丑就不打tag了。

精神/心理障碍设定

你的铃堡:

奉劝大家写精神/心理障碍设定或者题材之前查阅大量资料,不论是案例研究,论文,新闻,纪实书籍,专业书籍,纪录片,全都看一看。那种看了三天维基百科或者百度百科就来掰扯的,说实话,三句话就能看出破绽来。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哪怕只选取特定的一个知识点也会牵扯到你对专业知识,社会问题,著名案例,医学历史的多方面知识储备,很少有人能够在本身不了解的情况下顾及所有方面,胡诌得令人信服。并且,专业心理治疗/疏导/干预中有反常识的理念和程序,创伤后心理障碍的成因和症状背后也有很多反常识的理由,平常人没查资料瞎掰的话很容易写出符合常识却完全不专业的内容。



另外写精神和心理问题要注意和时代背景、社会阶层接轨。比如说,古希腊PTSD患者,中世纪PTSD患者,一战PTSD患者,二战PTSD患者,越战PTSD患者,驻中东美军PTSD患者,他们对自己疾病的认知、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和对疾病的解释,他们受到的对待是完全不同的。其他障碍和疾病同理。不同宗教文化地区对精神和心理问题的态度大相径庭,不同收入水平的人获取帮助的欲望和负担得起的专业帮助也是不同的。要写什么就去查对应的资料,求你们不要瞎掰了。




DSM都不知道是啥就别写这题材了。


不要浪漫化任何一种疾病。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抑郁症,进食障碍,各种人格障碍,也许有时候看起来很酷炫,但因此浪漫化它们是极其恶心的行为。




不要强化对疾病的刻板印象。记住患病的个体都是不同的,不论是症状表现,严重程度,和个人性格。更不要顺着现存的不正确刻板印象来描写,比如“所有精神病人和天才都之有一线之隔”,“自闭症患者都有出众的特长”,“自闭症患者都安静沉默高冷” “强迫症患者都是洁癖”etc.



现代设定下瞎编医院设定和用药类型/方式是编不好的,谢谢。

没有查阅大量资料、对整个现象有整体认知和分情况讨论的能力,那是很难描写出令人信服的性侵受害者和虐待受害者的,胡编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词别乱用,大多数时候你想说的是创伤情结(Traumatic Bonding)。




不要查酷炫的心理障碍/人格障碍然后瞎套用了!!



遭受打击/性侵之后“疯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PTSD或抑郁等问题。




搞清楚什么叫恐惧症,什么叫强迫症,什么叫惊恐发作,什么叫过度呼吸,什么叫精神崩溃,什么叫急性精神病发作,不要半懂不懂为了酷炫乱用词。




说到用词,很多时候民间中文病名病症翻译解释十分混乱,真认真的话还是在脑子里存一份英文版的释义和单词索引吧。




病人进入精神问题的治疗机构不是受到迫害,爱人和家人99%的情况下对于患者的情况了解得不比医生多。




爱和支持不能治愈疾病,也不比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处方药物有效。别他妈散播这种观念了。




你们笔下大多数“心理医生”都他妈有毛病。不同种类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病医生请先搞清楚哪个是哪个。




求求你们不要乱诌任何关于儿童心理学,儿童心理治疗,儿童发展方面等玩意了,误解够多了。自幼精神分裂,神奇天才儿童天生反社会人格/冷血精神病态,可爱乖巧傻子神童,“自闭症”等设定请你们至少花一周去仔细查查资料圆一下设定,小孩很可怜,谢谢。




我并不是觉得精神/心理障碍不能当梗,也不是觉得没有专业背景的人不能碰这个题材。只是想说多查资料不碍事儿的,了解多了写起来也有意思是不是。而且,内容做到准确无偏见也是尊重现实中的患者,医学工作者和患者亲属朋友,毕竟没有一种疾病和障碍是不痛苦的,不管它看上去有多“酷炫”,“独特”和“萌”。描写疾病和障碍请多少涉及它们的全貌,而不是一味浪漫化、刻板化它们,或者散布关于治疗的的谣言和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