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巾

一個畫畫的。

市川春子2016エンタメWeek訪談翻譯

五八:

※ 2016年1月10日公開的訪談。雖然有點歷史了,但裡面還是有些挺有趣的細節,就拿來翻了ヽ(●´∀`●)ノ


※ 含有動畫進度雷,請斟酌閱讀


※ 原文網址







---





- 在「人類」與「並非人類的活物」間的戲劇性是您一直以來都在作品中表現的,因此我對於您選擇以「寶石」作為新系列的主要題幹相當訝異。您一直以來對寶石都很感興趣嗎?


市川春子(以下簡稱市川):並不是的,我並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對寶石很熟悉。如果要討論一切的起點,我的高中是間佛教學校。不過直到入學前我都完全不知情。


- 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入學的感覺如何?


市川:在開學那天,我在教室找到了一個小盒子,大概是一本小書的尺寸。封面寫著「入學禮物」,邊思索著裡面是什麼,我邊打開了它。裡頭裝著一些佛珠。在朝會時,我們都會讀佛經。


- 想必相當令人驚訝吧。


市川:即使是上課,我曾想像在普通高中大家會學習「倫理」相關的知識,但在這裡,我們有近三年將親鸞(註1)視為佛教的一部份而學習。在這些課程中,透過佛教教典,我認識到了「無量壽經」(註2)的概念。其中一行寫著「西方極樂淨土由寶石鋪飾而成」。顯然在他們的認知中,西方極樂世界是由寶石點綴的。


- 您能夠更詳細一點敘述這件事嗎?


市川:「無量壽」指無法被測量的、無限的光。在教導佛教理論根源的同時,它也談論到西方極樂淨土是多麽地華美與莊嚴。


由於在高中時一直研究著這些經文,我不免開始思索,即使在一切都能獲得救贖的「天堂」中,寶石終究只是種裝飾品。


- 那確實是非常市川春子風格的靈感呢。您比起人類更為同情寶石們,並為他們感到遺憾,是這樣沒錯嗎?


市川:是沒有到遺憾的層次,不過我認為即使有著佛陀的力量,要拯救所有事物仍然十分困難呢。當然,我確實認為教典中出現的寶石是一種隱喻。在當時的印度,寶石是最有價值的物品,因此也等同僧侶的美德,大概是這樣的一種形象。它或許是用來廣為向大眾展示「極樂淨土是以寶石構成的完美之處」這樣的概念吧。


- 但透過一字一句地接收這樣的知識,「寶石之國」的創作靈感也就此誕生了。


市川:我曾想過,極樂世界中有沒有一個地方是能獲取這些寶石的。根據佛經,它們似乎是自然形成的,但如果有一個關於佛神們狩獵寶石並將它們作為裝飾品的故事……貌似會相當有趣。 




- 這個打從高中起的靈感為何會被您採用為第一部長篇連載作品?


市川:其實在出道前,我在自己的網站上有以這個概念創作過漫畫了。第一話大約有5、6頁長,加上後面幾話,總共有20多頁。後來我以「蟲之歌」出道,因此我遠離了這個世界好一陣子。我那時候想,如果未來會有長篇連載,就打算繼續這個故事。



- 在畫了20多頁後,您認為這個故事充滿了有趣的點子嗎?


市川:一開始在畫這20幾頁時,甚至是現在,我都不知道故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有點像是我被未知的感覺吸引住了。




- 在「寶石之國」中,寶石們成為角色,並以與自身性格、特性有關的戰鬥技巧擊敗「月人」。不過除此之外,角色也會進行一種像是女子宿舍、女孩話題的漫才(註3)表演。很高興能看見緊湊戰鬥與較為輕鬆的日常之間的緩衝。


市川:首先,我知道不是我所有的讀者都會對礦物感興趣(笑)。我也認為,為了要表現故事中更嚴肅的部分,需要藉由搞笑橋段來調濟,否則整體讀起來會相當困難。


輕鬆聊天很常出現,也隨著我持續創作而愈來愈有趣。現在我甚至覺得每一話只要有一點認真的對話就夠了。




- 在以探究礦物的眼光審視各種寶石的特徵時,它們很自然地就化為角色的一部分了嗎?


市川:是的。為了簡化理解,硬度愈高的戰鬥能力也愈高。因此,以鑽石屬來說,它們身為寶石之王,自然也是最強的。



- 主角「磷葉石」是怎麼樣的寶石呢?


市川:小磷是稀有寶石之首。



- 像是貴金屬那樣嗎?


市川:貴金屬是金屬礦物,因此它們對於經濟上有巨大的助益,但除此之外,也有極其少量產生的礦物,這造就了它們的罕見性;它們的美麗使它們具有高價值。藍錐礦與紅綠柱石也是這類礦物的例子。在這些稀有礦物中,磷葉石有著特別美麗的色澤。


然而,由於硬度太低,磷葉石其實不配作為一種寶石。它非常容易碎裂。「漂亮但不適合作為寶石」,這種矛盾感對我而言非常有魅力。



- 罕見但沒用。這是磷葉石的笨拙與傻勁誕生的源頭嗎?


市川:最初小磷不是那麼笨的。個性設定是基於笨一點會使故事更容易進行所以作出的決定。另外,因為作品中的世界相當殘酷,如果主角不夠強悍會更加艱困。



- 辰砂是會在戰鬥中釋放致命液體的一位角色。他只在大家沉睡時工作,認為自己對於其他人是一種滋擾。擁有孤獨靈魂的辰砂,這樣的角色是如何成形的呢?


市川:辰砂是根據該種礦物釋放水銀的獨特性質設計出來的。「美麗但危險」是我的概念。我也認為這樣的懸殊也會在畫面上表現時會更加優秀。



- 這些寶石曾是「人類」的一部分。在第二集中揭露的這點十分震懾人心。故事也是從那正式啟航,是嗎?


市川:「寶石之國」的世界是這顆星球的後續,背景也設定在未來。我本來是一直藏著這點的,不過在與編輯討論過後,我們決定一點一滴地揭露這個資訊。 




- 透過將寶石化為角色並賦予它們生命,您有想要藉此表達的主題嗎?


市川:石頭與我們的時間觀截然不同。你可以說它們是永生的;鑽石光要成形就需要花數百萬年的時間。活出長久時光的寶石們「會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呢?」,是我在創作時常思考的一件事。



- 從那又延伸出「那麼人類又如何呢?」。您創作漫畫是希望能更加充分地理解這世界以及人類嗎?


市川:這確實是我創作的一個主要原因。究竟是什麼使我們之所以為人?即使不是全面的,我也想要抓住這個秘密。 




- 現在,我希望能問一些關於您自身的事情。您現居北海道,但您是在千葉出生的,對嗎?


市川:是的。當我還小時,我住在一塊空地旁邊,因此我會花上許多時間在那裡挖寶,並想著會不會找到稀有的花卉與蝴蝶。


因為想離開關東地區,所以我前往北海道就讀大學。我對北海道並沒有特別的執著,但那裡的自然景色美得驚人,進而影響了我的繪畫風格。




- 在畢業後,您進入平面設計公司工作。在那之後,您藉由「蟲之歌」拿下週刊Afternoon的四季賞大賞。是什麼因素使您進入這一行?


市川:設計工作受客戶要求所限制。即使這點本身相當有趣,我想試著自己打造一份作品,包含企劃、編輯、排版等過程。我想一手包辦。我想盡力而為並把自己所有的靈感都傾注於其中。籠統地說,我認為如果有任何一種職業能讓我這麼做,那肯定是漫畫了。我第一部正式的漫畫就是「蟲之歌」。如果它不成功我就打算放棄,因此那是個一翻兩瞪眼的關頭。



- 在出道後您宣佈過將會花一年左右的時間在短篇集上。而目前您在這部長篇作品以一個月一話的更高節奏進行著。


市川:閒暇時,我喜歡在北海道旅遊。我有個從海邊或河川撿石頭的嗜好。像是「啊,這肯定是個漢堡石。」



- 是的,我能想像找到一塊漢堡形狀石頭的樣子(笑)


市川:噢不,比你想像中更像漢堡的石頭多得是。我把它們帶回家、做分類、收藏起來,然後偶爾將它們拿出來欣賞一下。對於礦物來說,稀有度、形狀、色澤美麗程度都會是重點,但對於石頭來說,喜歡大於其他任何因素。我最近開始…你知道「ShuiShi」嗎?



- ShuiShi
?是指哪兩個字呢?


市川:水(Shui)跟石(Shi),水石。你常會在壁龕或花園看到排列好的石頭。它們是為了要重現像是山丘或水流的外貌。我一直在尋找有著漂亮弧線的石頭。我會將那些石頭暴露在水下;石頭的外表就會隨著它而變形。我就會邊觀察那些石頭邊對它們幻想。水石是一個令人驚艷的世界,但被稱為名品的石頭更是格外驚人。在火災時,後醍醐天皇因它的重要性而被拯救確實為其增加了一種獨特的氛圍。 




- 所以您目前也正在這麼做嗎?


市川:目前我開始從河川中蒐集石頭並培育它們。我現在手上有的大概這麼大(以雙手稍微擺了個10公分長的尺寸)


這是有規定的。石頭本身不能被重塑。你必須要注視著石頭並在思緒中幻想它的一切。如果這顆石頭是顆星球;如果我就住在上面的話……



- 我想我現在非常清楚您如何每天運用想像力來觀看大自然了(笑)。即使只有一次,我也想從您的雙眼中觀看世界。在現實生活中,您是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又是如何享受它的呢?


市川:我非常喜歡「未知」這個詞。有時,在參考書籍中會看到「細節尚待發現」。我的想像力在閱讀這類詞彙時運作得最棒。人類如此努力地研究與思考,但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我認為在這類的思考中存在著價值,因此我也想參與其中。



- 但當「不知道」一件事時,您不會感到焦躁嗎?


市川:那就是有趣的點。有時我的心臟會跳得很快、我可能會顫抖;我習慣注重在讓人感到不安的事上。我喜歡追溯自己感覺的源頭,並抱著像是「為什麼這讓我感到不安?」或「為什麼我覺得這很恐怖?」等等的疑問。我也試著在自己的漫畫中注入這類不安的元素。 




- 描繪這樣焦慮情緒的要點為何呢?


市川:極端地說,即使連水平線有點傾斜都會讓我緊張。當繪製這種焦慮感時,比起注重構圖上的呈現,更是接近,我想,一種感覺。如果我的畫面不僅是傳遞訊息,更是囊括了一種特定情緒的話,我會很高興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漫畫作為媒介,利用故事與圖像訴說、表達是需要有其意義的。 




- 在「寶石之國」中,來襲的敵人四處都被擊敗;他們不是為了自身利益或讓世界更好而戰鬥。因此,主角群迎來了「為什麼我們需要戰鬥?」的疑惑。


市川:是的。 




- 在這個前提之下,小磷這位主角具有十份充足的目的性:「我想要幫忙所有人」。深信著每個人都具有自己的職位,小磷透過一次次的試煉及錯誤,持之以恆地尋找著自己的定位。我感覺到小磷與人類的靈魂似乎有幾分相似。您與小磷的靈魂又是相連的呢?


市川:我一直以來都認為讓人類之所以是人類的關鍵就是在於「工作」的能力上。沒有了工作,沒有了能夠有助於社會的自我,就很難找到生存意義。除非你真的很厲害(笑)。



- 人們邊生存邊透過工作證明自己對社會有用。


市川:是的。大部份我認識的人都常抱怨自己的工作,但他們還是會好好地完成它。我覺得不光是為了錢,還有希望被承認、被認同的渴望。我創作這部漫畫也是極力想發掘這到底是真是假。



- 所以您認為這可能不是理由?


市川:是的。我也覺得如果只是活著也不錯。除非想要過上好日子,否則如果只是要單純活著的話,透過工作累加的聲望與財富都不是絕對必要的。我想要透過「工作」的主題探討,到底是什麼使人之所以為人。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 主角小磷也有另一個動機,就是希望拯救獨自居住、遠離大家的辰砂。我認為這樣的願望與您先前的作品主題完美地嵌和在一起。


市川:幫助他人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表達支持、提供他們協助或許都只能階段性地讓他們振作,但透過將生活狀態反轉而拯救他人大概是沒人能做到的事吧。



- 是的呢。


市川:那麼,救贖究竟為何?最真性情的人能夠拯救另外一個人嗎?但人類不知為何,總是無法放開想成為他人支柱的神秘動力。我總是覺得這十分神秘。因為很神秘,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 




- 因此為了要追尋這問題的答案,您只能繼續創作「寶石之國」嗎?


市川:沒錯。



- 呼應到前面幾題,是這樣的「未知」增添了有趣感嗎?


市川:還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存在,我認為這是應當高興的事。光是想到還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我就想繼續活下去。


目前我的感受或許不是有趣或好玩,反而是感到不安、有點害怕、甚至是令人瑟瑟發抖的。但我認為,能夠體會這些情緒正是娛樂產業最棒的一件事。






註1:親鸞,日本鎌倉時代初期僧侶。曾名范宴、綽空、善信、愚禿親鸞。諡號「見真大師」。淨土真宗之祖師。


註2:無量壽經,淨土宗的基本經典之一,為「淨土五經一論」中的一經,淨土宗的大部分修行方法均可在該經中找到理論依據。


註3:漫才,大多由兩人組合演出,一人擔任較滑稽的裝傻角色(ボケ)負責耍笨,另一人則擔任較嚴肅的找碴角色(ツッコミ)負責吐槽,兩人藉由彼此的互動去講述笑話。